大方信息港!大方縣新聞宣傳門戶網站。

舊版大方信息港入口 聯系我們 大方信息港

吳三桂剿水西

來源: 作者: 人氣: 發布時間:2017-08-15
摘要:在今大方縣城南郊,在大納公路(大方至四川納溪)起點之南端與清畢公路(清鎮至畢節)交叉口(街心花園)之對面處,長眠著一位為保衛水西領地和水西各民族人民而在水西宣慰使安坤率領下抗擊清軍而英勇犧牲的將軍,他就是彭姓江西支糸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三代祖

   在今大方縣城南郊,在大納公路(大方至四川納溪)起點之南端與清畢公路(清鎮至畢節)交叉口(街心花園)之對面處,長眠著一位為保衛水西領地和水西各民族人民而在水西宣慰使安坤率領下抗擊清軍而英勇犧牲的將軍,他就是彭姓江西支糸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三代祖彭諱魁。三百多年來,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神話故事:《彭將軍戰死于蜘蛛之地,感動上蒼,令蜘蛛任織網蓋之、螞蟻含土葬之,是為螞蟻墳》據將軍直系子孫十代相傳之傳云,查閱《大定縣志》之卷五及流傳在民間的《水西(下),走訪當地世居農民徐樹清(現年八十三歲)、余友才(現年八十歲)等老人家傳證實:所謂《螞蟻墳》并非蜘蛛、螞蟻所為,而是幾位不留姓名的彝、苗、漢族農民因敬慕將軍但又怕遭誅連遂悄然把將軍就地掩埋而成。

QQ截圖20170704153018.png

吳三桂 畫像


    “沖冠一怒為紅顏”的吳三桂降清后,充當大清朝的急先鋒,一路從山海關直殺到云南,為大清朝立下了悍馬功勞,因此被封為平西王,擁兵坐鎮大西南。隨著吳三桂的不斷坐大,其勢力已經威脅到了大清朝的皇權統治,年幼的康熙皇帝登基以后,常被吳三桂所欺負,因此產生了削藩之意。

     在今大方縣城南郊,在大納公路(大方至四川納溪)起點之南端與清畢公路(清鎮至畢節)交叉口(街心花園)之對面處,長眠著一位為保衛水西領地和水西各民族人民而在水西宣慰使安坤率領下抗擊清軍而英勇犧牲的將軍,他就是彭姓江西支系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三代祖彭諱魁。三百多年來,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神話故事:《彭將軍戰死于蜘蛛之地,感動上蒼,令蜘蛛任織網蓋之、螞蟻含土葬之,是為螞蟻墳》據將軍直系子孫十代相傳之傳云,查閱《大定縣志》之卷五及流傳在民間的《水西(下),走訪當地世居農民徐樹清(現年八十三歲)、余友才(現年八十歲)等老人家傳證實:所謂《螞蟻墳》并非蜘蛛、螞蟻所為,而是幾位不留姓名的彝、苗、漢族農民因敬慕將軍但又怕遭誅連遂悄然把將軍就地掩埋而成。

QQ截圖20170704153150.png

    《螞蟻墳》是水西各族人民共同開發水西地域又共同反抗淸王朝統治之見證。自明洪武年間靄翠、奢香《開偏橋、水東西達烏蒙、烏撤及自偏橋北達容山、草堂諸境之道、立龍場等九驛于其境內》、《香遣其子的朝京師,因請入太學。》(均見《大定縣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未》)至明嘉靖年間安萬銓《當以其私資修城西阿東巨之路,司人命之為千歲衞》。(見《大方縣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止,正值水西中后期,水西統治者開始注意到水西與中原經濟、文化的交流,開始注意到漢族文化在水西的傳播。

QQ截圖20170704153235.png

    在此期間,漢族人民和其他各族人民一道,紛紛從中原來到貴州水西與彝、苗、仡、蔡、仲、白等各族人民共同開發水西的經濟和文化。彭姓江西支糸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一代祖彭大秀(字蓮池)于嘉靖中期因幕攝貴州宣慰使安萬銓招賢之名,自湖南攸縣彭家園舉家迀來水西白札果阿作(今貴州大方鼠場),為水西安氏家族的漢學教諭(彝音:數慕色),曾對水西漢文化的傳播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QQ截圖20170704153344.png

    受到安氏家族特別是歸宗、以義、阿武、阿戸等宗支的尊敬,晚年以走馬一圈之地謝之,死后葬于阿作金鐘山(今貴州大方鼠場)。彭大秀第四子月輪仍襲父親之職繼續傳播漢文化,月輪生三子,長子諱魁字祖庇,生于明萬歷卅四年(公元一六零年)自幼受家風熏陶,耕讀為本,勤儉樸實,為人忠厚待人以誠,孝敬父母尊重長輩,受業于其父月輪,受藝于彝師。彭諱魁身材魁偉,力猛過人,勤讀書善習武,通曉四書五經,學會刀、槍、劍、戟、尤以騎射刀法為精,喜紅袍裝束,人稱《紅袍將》,成年從戎于水西木胯則溪兵馬統帥阿武帳下,他上忠宣慰,服從兵馬統帥指揮,下愛庶民,凡漢、彝、仡、苗、蔡、仲、白族等人民均皆兄弟,初為黑乍(彝音),漸升至罵初(彝音),皆因他之文武全才及為水西政權及人民之政績也,后因戰功、政績顯著,阿武統帥報請宣慰將他升為將軍(彝音:罵色)之職。清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吳三桂計逼宣慰使安坤反清而《進剿》,安坤以明將皮熊為軍師,率領四十八目兵馬十萬之,迎敵于水西西境轉戰于米裸、比牒、黑座、犀牛巖、馬宗領、臥這、碓叉壩(今水城、納雍、大方所屬) 諸地,誘吳三桂于果勇底(今織金所屬) 困之三個月,后因叉戛那之叛變。

QQ截圖20170704153427.png

    貴州援軍與吳三桂軍里應外合而大敗。彭魁雖年世己高然英勇不減當年,在諸多次戰役中沖鋒在前退卻在后,有《紅袍將軍嚇倒清兵》之傳云、七月,水西軍大敗之后轉戰至大方境內,彭魁奉命率二百余人守大方九層衙門之南端,于閬風臺扎營以待,然吳三桂親率一萬三千之眾強攻閬風臺,在敵眾我寡之下苦戰三天而失守,有《閬風臺樹掃露坐臥都難》及《攻打閬風臺營寨,彝將紅袍把命傾》之記載(見《水西記》(下)),他力戰清將馬三寶、劉洪,終因不支而戰死于閬風臺下九層衙門之南郊,是夜《蜘蛛織網蓋之螞蟻含土葬之》。

QQ截圖20170704153517.png

    彭月輪之次子諱官字祖陰,自幼隨父勤讀詩書,苦鉆經、史、子、集,對治國之道有較深造詣,成年從仕于火著則溪歸宗屬下司文職,因政績顯著得到歸宗信任,報請宣慰升為濯魁(彝音:穆魁)。彭官與同僚韓、侯(其名待考)兩穆魁結為盟兄弟,發誓上忠宣慰下愛庶民。清康熙三年,水西政權滅亡,他攜家眷逃匿納雍核桃園憂而卒。彭月輪之第三子諱泰字祖佑,自幼習武,青年時便跟隨宣慰使安坤為衛士(彝音:捍把)。彭泰長像似安坤且忠于坤,在長期跟隨中得到信任,是為宣慰之貼身衛士。清康熙三年,安坤與吳三桂激戰于水西地域的諸多戰役中,身為捍把的彭泰出生入死扮成宣慰,帶領幾十名兵士與吳三桂周旋于今大方、納雍兩縣境內諸箐。吳三桂率萬人之眾緊緊相追,臘月,經九里箐、莫待箐、三鍋莊、籠灣箐、歸宗箐、比葉箐等諸箐之后,從者兵士幾十人及陳、韓二穆魁、李濯魁、周背所、馬庚射(其名均待考)彝濯魁(其姓名待考)六人均先后被殺或被俘后遭殺害,至阿叱屯箐上,只剩彭泰,另一庚射(其姓名待考)和安坤三人,宣慰欲跳巖自盡,庚射與彭泰苦苦相勸。三人商定:伍讓安坤叢林中躲藏,他二人與清軍苦戰掩護宣慰往云南東川搬兵。稍頃,清軍追來,二人與之苦戰,不支,遂相繼跳巖而卒,安坤悲痛至極亦隨之跳巖掛于樹枝上而被俘,后解至昆明遭殺害。從上述簡短的歷史事實中,不難看出,彭姓漢族世家同其漢族、各族人民一道與水西各族人民團結奮斗,共同開發水西地域,又共同反抗清王朝之統治,《螞蟻墳》就是這一歷史的有力見證。

QQ截圖20170704153559.png

   《螞蟻墳》又是吳三桂引清軍屠殺水西各族人民、踞霸滇黔大搞封建分裂割踞之見證。吳三桂原明王朝軍事重鎮山海關的統帥。明崇禎十七年(公元一六四四年),以李自成、張獻忠為領導的明末農民大起義推翻了明王朝的統治,出于地主階級本性的吳三桂,率軍投靠滿洲貴族,引清軍入關,共同鎮壓農民起義。由于他投靠清王朝鎮壓農民起義有《功》,清統治者封他為平西王,并命率軍南下,繼續鎮壓農民起義和南方各族人民抗清斗爭。在鎮壓農民起義和各族人民抗清的問題上,吳三桂與清統治者是一致的共同的,都是從地主階級的根本利益出發,但在中國是否統一的問題上卻是根本對立的,從福臨、多尓兗、玄燁為代表的滿洲貴族憑借其強大的軍事實力,利用吳三桂等明朝佭將的指引,武力統一中國實現清王朝的統治,而吳三桂則利用滿洲貴族的力量,隱藏著封建分裂割踞的野心,在共同鎮壓農民起義和各族人民的抗清斗爭中不斷壯大自己的實力,一旦時期成熟就公開打著反清旗號搞封建分裂割鋸與清統者相抗衡。

QQ截圖20170704153640.png

    中國統一是當時社會發展的趨勢,滿洲貴族在客觀上適應了這一歷史的潮流,搞封分裂割踞則背道而馳,吳三桂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吳三桂與清統治者的這種既一致又對立是地主階級內部統治者之間的對立與統一。公元一六六四年對貴州水西的《進剿》就是這種對立統一(矛盾)關糸的具體表現:第一,《大定縣志》記載:清順治十五年(公元一六五八年),經略洪承疇率師至源洲,分三路進討永歷王。偽晉土李定國(注:農民起義軍將領)追兵扼之,中路兵不得進。承疇遺使招坤,許以阿畫、靄翠故事、坤大喜。俄而中路進兵取鎮遠、平壩至貴陽。惟西路平西大將軍吳三桂兵尚未進。坤遣捍把曾經、熊彥圣繳印投降于吳三桂。五月,遂導之取開州,降修文廣順…… 十月、吳三桂復至遵義出水西、坤仍遣曾經、熊彥圣為向導,因命坤襲職,賜袍帽靴帶,并采帛二十匹,加都督僉事…… 十二月,洪承疇奏《水西宣慰使投誠》。《坤自歸附以后,數擒叛將有功。皮熊藏匿山谷,屢遣人說坤,坤亦不從》(均見大定縣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上述記載充分說明,貴州水西宣慰使安坤從水西統治階級的利益出發,在清軍南下未到貴州水西地域之前就早已歸順清王朝,而且直接效忠吳三桂。

QQ截圖20170704153722.png

    通過安坤繳印歸順,吳三桂得到水西地盤而壯大了實力,但他對安坤的誠意不以為然,恐安坤通過洪承疇直接效忠清王朝,他對于水西地盤不直接控制,《剿》水西成為了他潛在的動機;第二,《大定縣志》記載:《時吳三桂欲專滇黔,恐禍亂平而己兵權解,數激叛諸土司。坤有妾美而體香,吳三桂求之不得,吳三桂以此銜坤。常金印之就擒也,吳三桂使引坤,坤懼。三年二月,遂與其甥烏撒土司安重圣謀反,招皮熊,使之將兵。……巡道劉芳聲、總兵劉之復令朱世爵探得實歸總督楊茂勛…… 乃與吳三桂合疏請剿。》見)《大定縣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上述記載直接說明踞霸滇黔壯大實力是吳三桂《進剿》水西之動機。而吳三桂之求妾以及與楊茂勛合疏請剿之說則是吳三桂逼安坤反清從而《進剿》水西以達到踞霸目的之計;第三,吳三桂《進剿》水西得逞之后,奏請清王朝《分其地為為四府。以大方城為大定府,而木胯,火著、架勒、化角四則溪隸之。以水西為黔西府,而則窩、以著、雄所三則溪隸之。以比剌城為平遠府,而的獨、朵你、要架、隴胯四則溪隸之。以鳥撒為威寧府,移至舊馬撒衛城。又設四總兵以鎮之。》(見《大定縣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設在水西地域四府、四總兵的官吏,雖由清王朝派遣,但都是吳三桂直擴插的心腹,這樣,水西就在吳三桂直接統治之下,成為他反清的埯重要基地。

QQ截圖20170704153811.png

    康熙十二年(公元一六七三年)清王朝下令(削藩),踞霸滇黔的吳三桂便公開打出反清旗號搞封建割踞,一場地主階級之間的內戰又開始丁,水西成為吳三桂與清王朝抗衡的重要戰場。然而倒行逆施的吳三桂于八年之后必競難逃霆覆滅的下場,但水西各族人民又再次遭受災難:第四,吳三桂對水西的《進剿》,是地主階級對廣大勞動人民的大屠殺,是對水西地域經濟文化和民族團結的大破壞。從《水西記》(下)僅對果勇底戰役的記載中談到水西士兵的死傷競達十萬之眾,清軍士兵的傷亡也有一萬七之眾,清軍所到之處,焚燒寨子、奸淫婦女、殺戳人民,無惡不作,死傷的勞動人民難以數計,以致造成水西地域田園荒芫、人煙稀少,原來的民族團結變成了民族岐視和民族仇恨。《大定縣志》的字里行間中也有類似的記載。綜上四點所述,吳三桂對水西的《進剿》,不僅是地主階級內部矛盾關糸的體現,而且是吳三桂直接屠殺水西各族人民、踞霸水西地域的體現。吳三桂《進剿》水西,其性質是對水西的入侵、鎮壓和割據稱霸。吳三桂《剿》水西,給水西各族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今織金的萬人墳,大方的《螞蟻墳》等就是這一歷史的見證。

責任編輯:彭佑林

大方信息港 | 黔ICP備18000567號 | 主辦:中共大方縣委宣傳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857-7158777 地址:大方縣委機關大院宣傳部

未經本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开乐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