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信息港!大方縣新聞宣傳門戶網站。

舊版大方信息港入口 聯系我們 大方信息港

尋找大方紅色文化系列報道

來源:黃泥塘記者站 作者:吳守良 喻剛麗 人氣: 發布時間:2014-11-06
摘要:第一期 功夫不負有心人 在黃泥塘鎮,一般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甘蔭棠解放前有一個地下黨組織,而這個神秘的地下黨組織是怎樣產生的?他們有多少人?到底做了些什么事誰也沒把他們弄清楚。到如今,這個組織已經成為一個傳說。 為了揭開這個地下黨組織的真實內幕
第一期
 
功夫不負有心人
 
 
在黃泥塘鎮,一般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甘蔭棠解放前有一個地下黨組織,而這個神秘的地下黨組織是怎樣產生的?他們有多少人?到底做了些什么事誰也沒把他們弄清楚。到如今,這個組織已經成為一個傳說。
 
為了揭開這個地下黨組織的真實內幕,確保該故事與人物的真實性,記者花了近兩年的時間,走訪許多上了年紀的群眾并查閱黨史記載,該記載與民間收集資料基本符合,最終確認這個組織當時在甘蔭棠所發揮的作用。
 
最近,記者了解到一個真實人物,現居住在貴陽市延安西路北巷一號二單元五樓,名叫歐陽德明,現已87歲高齡,于是記者驅車從大方縣黃泥塘出發趕往貴陽尋找歐老,了解這個組織的真實性。當記者到達貴陽歐老的住處時,時間已是下午6點過(有貴陽畫面),記者上前敲門,正好遇到歐老年過八旬的老伴王明貴,記者向她說明來意后她很高興,便把記者領到家里坐。
 
當天歐老得知記者要來拜訪他的消息,全天在家等候,當記者走進歐老的家里時,歐老心情十分激動,看上去像是要流淚的樣子,半天才說出話來,記者見此情景就及時轉換了話題,談起了歐老目前的家庭情況,得知他有兒女3個,都是在外地工作,全都成家立業了,兒孫滿堂,家里只有二老,但生活得很幸福。
 
隨后記者又把歐老引入正題,歐老因年歲已高,記憶有些模糊,還讓老伴拿出當年的照片給我們看,才開始顛顛倒倒給我們講述了部分當時的故事。
 
歐陽德明:我們的這個組織關系,是由部隊(帶到)大方組織部來的。
 
記者:你們是如何加入黨組織里的
 
歐陽德明:我是萬仁慕老師介紹入黨的,他知道我家兩弟兄也很窮,一個母親是包了小腳的,腳都包斷了,我家父親不(在),我家仨姊妹都是靠母親和我家兩個舅舅(照顧)。我們參加的時間,一是我的年齡也小,一直到1949年才宣布上級已經同意你參加地下黨組織,就帶我到我們那里的萬人墳去宣誓,宣誓后,就成為黨員了。我們甘蔭棠街上就發展了四個(黨員),還有一個張久玉,張久玉也是萬老師發展的,1950年剿匪,張久玉跟著剿匪,被大雨淋,發高燒就死了,甘蔭棠的幾個黨員,劉占清、劉德全在,我家倆弟兄在,至于萬仁慕到其他地方,到六圭河發展了一個熊海清。
 
記者:當時你們參加了這個組織(地下黨),你們做了哪些工作
 
歐陽德明:我只是記得,金偵特支書記余輝烈士,萬老師給我說,他說金沙那邊要來一個我的老表(同志),要從這里(甘蔭棠)經過,要住劉占清家,你就注意護送他過大廟,大廟那里有一支護路隊的在那里,國民黨設的護路隊,我就真的護送余輝同志由大廟到蘭花山,下到大公路上去了,我才放心回來,是做這些工作。后來一解放,我在農村里是去區里開會,就發了幾十支槍,有些子彈,我們回來組織民兵打土匪。
 
時間已過去近2小時,他的故事也基本講結束,最后他向記者提出了一個要求。
 
歐陽德全的兒子 歐文濤:
 
我家伯伯他是大方人,他(以前)在大方這里工作,現在離休以后,在貴陽居住,他很掛欠大方,他時刻都在給我大哥、二哥和我們說,他想回大方這邊來,就是很掛欠以前老革命些革命先烈的事跡,我家大哥、二哥沒有空,我就把我家伯伯從貴陽接到大方這邊來了他老人家的這個心愿,就是那些革命先烈們的故事,遺傳給下一代,以后他才高興了。
 
借此機會,歐老一家要與記者一同前往大方重溫歷史,記者答應了歐老的請求。從貴陽啟程,當晚回到大方甘蔭棠已是凌晨2點,就此結束了當天的采訪工作。
 

責任編輯:吳學毅

大方信息港 | 黔ICP備08001496號 | 主辦:中共大方縣委宣傳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857-7158777 地址:大方縣委機關大院宣傳部

未經本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开乐彩规则